把500岁的老宅收入囊中,设计界的苍老师,要用一方院子,抢救中国消失的记忆

摘要: 我们有酒,有茶,有院子,你只要带上故事。

09-17 13:06 首页 开始吧


院子里的中国,

是我们记得住的乡愁。

院子

Memory


苍老师对于院子,是有情结的。


这情结几乎打小开始。年幼时记忆里的院子,有家的味道。


后来的苍老师成了知名设计师,掐着指头算一算,似乎从90年代末开始,中国花了20多年,把西方的各式建筑风格抄了个遍。丢失的院落和它承载的故事,成了再也无法焊接的文化碎片


他觉得,是时候找回院子,和它的故事了。


2016年3月,苍老师遇见无锡南长街莫宅的院子。


清晨的南长街空旷而令人心怡,街边一处空置的老宅大门虚掩,屋顶是椽木和瓦片,脚下是石阶和青苔,墙头石砖上一个“莫”字依稀可见。

 

“那种历经风雨变迁的美,仿佛是一位老人向我挥手。如果院子也和人一样,有性格,有脾性,有灵魂,那它一定是有厚度的、内敛的、素朴的。”


苍老师似乎着了魔,逢人便提起这个院子


不光提,还带人看,无锡的、上海的、杭州的、广州的……不论来了哪里的设计师朋友,苍老师都往这里带。


有流连忘返的,有啧啧感叹的,有饱含泪光的,甚至有掏出测量仪的……一般对话都会以这种方式结束:“老苍,你要不干我干!”

 

苍老师没说不干,他只不过在等在想。等了389个日夜,也想了389个日夜——要做一个怎样的院子,才对得起这座城、这条河、这条街、这所宅。





我是吕邵苍,大多数人爱叫我苍老师。


别误会,我只是个室内设计师。二十多年前大学毕业,在一线城市溜达了一圈,最后在江苏无锡创立了自己的设计公司。


无锡有江南水乡的柔美,却永远遵循“老二哲学”,不和南京争,也不和苏州争。


人们爱在春游去鼋头渚看樱花吃素面,在秋天爬惠山,喜欢喝黄酒吃螺蛳吃豆花打麻将,老人家爱吃烂糊面和瘪子团。


进一步入喧嚣城林,退一步归静谧山水,这就是无锡


2008年,带着团队进入某上市公司的设计院,我成了“空中飞人”,最高峰的一年,机票开支近20万,按1000元一张机票算,一年也要飞近200个班次。


那时候的状态常常是:刚下航班,在机场与秘书交接工作物品、与家人交接生活用品,接着上飞机飞往另一处。


忙碌到2013年,我才觉察到形式不对。


和一些励志故事里讲得一样,我离开上市公司,卸去院长职务,放弃原始股份,开始了我的“中老年二次创业”。


和大多数设计师走民宿的道儿不同,我反了过来,把设计师酒店放在了城市之中。


2016年1月1日,“陌么”酒店在无锡开业。76间客房,汇聚了十位设计师的创意和灵感,每间房都独具设计风格,让所有客人都耳目一新。


酒店的客人大多是年轻人,我也时常在电梯里,听到“酷毙了”、“帅呆了”、“屌爆了”之类的评价,不少第一次入住的客人都会自拍、朋友圈转发。


陌么什么都好,它很年轻,汇聚了我许多设计师朋友的想法。


陌么不是单一的,它能让孩子们和大人都爱上。唯一的遗憾是,没有院子。而对于院子,我是无法释怀的。


因为院子里有记忆,有关于中国人的故事。


直到云隐东方莫宅出现,一个实现东方生活美学的场景出现在我生命里。

 这是苍老师新的产品设想:以创意为核心,打通创意—设计—运营—资本等环节的精品酒店。


遇见南长街的莫宅,是在陌么开业两个月后。


宅子早就在了,五百多年前就在了。古运河水流淌了两千年,莫宅就站在河岸边,看惯了五百年来的船来船往,不管是王侯将相还是平民布衣,它都不动声色。


沿岸的桨声、灯影、古桥、民居,像是一幅天然的古运河“民俗风情水上画廓”。


运河途径无锡八十里,沿途风景无数,莫宅,却独此一处。

莫宅门前的南长街,集本土历史文化和当下休闲生活于一体。明清时的古窑、古宅、古街、古桥、古寺、古巷、古码头等历史文化景观集结于此。不论是远道而来还是常住无锡,都会被这里吸引。每到华灯初上,这里都人流涌动。


莫宅的清冷和沉静,找回了我一直以来对院子的期待


我租下了这间院子,我每天都跟不同的朋友们讲我的院子,他们也和我讲他们记忆里的院子——


我们这一代人就是在院子里长大的,小时候爸爸妈妈会把我送到外婆家,外婆家的院子是我们的天堂,游戏玩耍做作业,太阳西下,吃完晚饭,院子里熙熙攘攘开始热闹起来。”


“在那个院子,我第二天就把那首《卜算子》背出来了,已经很多年过去了,我还记得。”

莫宅的天井


有朋友给我科普,无锡的院子也叫名堂。


有人说一进这院子,它的天井、屋檐和墙,全都让他觉得似曾相识。好像院子里的一切都和他曾经的生活有过联系,好像从前就在这里生活过。


我能理解他的感觉,那是从骨子里渗透的乡愁。


有人流连忘返的,有人啧啧感叹,有人饱含泪光,甚至有人掏出测量仪。


人人都被这院子迷了魂,似乎只有我最冷静


可这么好的院子,我怎会拱手让人,只不过我一直在想,要做一个怎样的院子,才对得起这座城、这条河、这条街、这所宅呢?

苍老师在施工现场


原来的建筑,还是应当还原它原来的功能。我想让更多人回到这个有着500年历史的院子。


所以修旧如旧,成为了莫宅改造的第一准则。

工人们在修理木头雕花


在空间布局上,还原古人的建筑节奏,厅、堂、廊、井错落有致、疏密相宜,达到移步换景的效果。


在院子功能上,也回到中国人的生活本源,居、习、餐、饮、会、集,一切生活都围绕院子展开。


500年前的中国人是这样,当下的中国人也该是这样。

大堂效果图

21间客房,

每一间都独具一格,

客房效果图


一推开窗,走上露台,

映入眼前的就是这个院子。

客房和院子融为一体,

身处院中,就像回到小时候,

回到心中的桃花源。

侧院效果图


我总觉得,莫宅是出过两位进士的院子,它离不开诗书,像自古中国人都离不开诗书一样。


所以改造后的云隐东方,要有从桂书房,这是一个倡导共享理念的阅读空间,住客不仅可以在这里阅读,还能把自己爱的书和别人分享。


文创雅集是酒店具有独立门面的文创商店,为来往游客的集趣雅兴留下一方空间。


这里有出自大师之手的在地工艺品如紫砂、泥塑,也有人文艺术;有各类茶品茶具,也有本土特产美食……

文创空间效果图


 社群活动的公共空间,

被命名为“如是我闻”。

全年80场云隐学堂主题活动将在此进行,

有诗情画意,有焚香品茶,

有抚琴煮酒,有传道解惑。

茶室效果图


莫宅的院子,云隐东方的院子,不止是让人停留一晚,更想让每个人在这个空间场景中,找到城市生活中久违的的静谧与温度,或茶、或憩、或只是安静的发呆。

 

这一方中国院子,意味着自在生活。





我一直以为,设计师是这个时代最敏感的人群,也是这个时代最幸运的一类人。而遇到理想中院子的我,似乎获得了更多的幸运。


开一家民宿,成为了每一个有情怀的人的理想。殊不知,每一个真实改造的背后,只有思想和情怀是远不够的,设计、施工、运营、人才,牵一发而动全身。


诗人海子曾写过,要有最朴素的生活和最遥远的梦想。


记忆里的那方院子,让我坚持到如今;而生活的美好,大多来自勇敢。


我们有酒,有茶,有院子,

你只要带上故事。




2017年9月11日20:00

我们将在国内最好的生活方式类众筹平台

【开始吧】

上线「云隐东方」众筹项目

更多详情,欢迎扫描工作人员二维码

添加微信,等候入群

暗号:“院子”

更多详情,欢迎扫码

添加小开微信了解

加好友,备注“院子”


首页 - 开始吧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