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运会:贵州队员都在因胜利而欢呼雀跃之时,有人却哭红了眼眶

摘要: 每个用尽洪荒之力的贵州健儿背后,都是有故事的!

09-08 04:29 首页 当代先锋网

  天津全运会正如火如荼进行中,贵州运动健儿在全运赛场上奋力拼搏。辉煌在赛场,感动在背后。

  最后一次参赛,断了一根手指,却创造了奇迹的杨胜超。

  未夺牌亦无憾的贵州业余选手米久江。



……

他们用“生命不息、运动不止”向世人诠释了什么是爱、坚强与希望。



  今天,让先锋君带大家一起走近贵州运动健儿们,听听他们背后的人生故事。

男儿终将带吴钩,不破楼兰终不还

——记贵州体操运动员杨胜超

  9月2日晚,天津海河教育园体育中心体育场人声鼎沸,掌声雷动,当邓书弟在第六轮以14.7分结束自由操项目时,贵州队从第五轮落后江苏0.101分的成绩实现完美反超,将全运会体操项目上分量最重的男团金牌稳稳收入囊中。


  9月2日晚,第十三届全运会体操比赛男子团体决赛在天津落幕,贵州队以336.834分夺冠。冯四方 摄

  站在领奖台上的贵州队员都在因胜利而欢呼雀跃之时,有一个人却哭红了眼眶,泪洒赛场。他就是贵州体操队内年龄最大的运动员杨胜超。


  站在领奖台上的贵州队员都在因胜利而欢呼雀跃之时,杨胜超(中)却哭红了眼眶。杨昌鼎 摄

  作为中国国内水平最高,规模最大的综合性运动会,站上全运会领奖台是每一个运动员的梦想,而伤病则成为每一个运动员实现梦想的最大障碍。


  作为一个练习体操运动24年的运动员,29岁的杨胜超已经算是体操赛场上的老将了,天津全运会将是他最后一次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拼搏的机会了,不过上天似乎在这个关键时候和杨胜超开了一个玩笑。


  就在正式比赛的两周之前,杨胜超右手小指第二指关节发生开放型骨折,骨头断裂穿破皮肉。因为伤势特别严重,并且容易留下后遗症,所以家人、教练员和队友都建议杨胜超放弃比赛。大家都说这样带伤训练、比赛太残忍。但杨胜超说:“放弃比赛对我而言更残忍。”


杨胜超受伤的右手小指第二指关节。杨昌鼎 摄

  “大家为了这一天付出的太多太多了,我感觉得出来,因为我受伤,大家都有点泄气,没什么信心了。”作为队内年龄最大的选手,又是贵州体操队多年的主力,在全运会体操男团项目上没有摘金一直是杨胜超心中的遗憾,“这可能是我参加的最后一届全运会了,我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所以我必须坚持。竞技体育没有什么不可能,把不可能变为可能才是竞技体育的魅力所在”,杨胜超赛后表示。


  因为伤病的原因,杨胜超在进行了多种尝试之后,发现自己还可以在单杠和自由操上面有所作为,为贵州队贡献一份力量,他毅然出现在了男团决赛赛场上,并且以12.933和13.867的成绩顺利的完成了单杠和自由操比赛。不过因为是带伤上阵,杨胜超在比赛还是有所顾虑。“如果稍不留神,受伤的手指可能被掀翻,再次断裂,整只右手基本就废了。”所以在单杠比赛中杨胜超还是选择了降低了整套动作的难度,比赛中杨胜超右手几乎已经抓不住杠了,整套动作的完成基本靠左手在做最后的努力支撑。


  杨胜超的努力坚持也感染着决赛场上的每一个贵州体操队的队员和教练,整个贵州队的队内气氛空前团结,大家彼此鼓励,通力协作,在倒数第二轮落后江苏0.101分的时候,整个贵州男团的小伙子们并没有慌乱和气馁,而是爆发出空前的能量,代表贵州出战的四位小伙子以自由操最高得分56.967分力压江苏,完美逆袭,将全运会男团金牌牢牢的收入囊中,结束了贵州体操24年全运无金的历史。


  作为贵州体操队的领军人物邓书弟赛后表示,胜超受伤的日子,我们大家非常的担心,作为多年一起训练比赛的队友他不在训练场的那段日子,我们心里都是空空的。金焕章说:“杨胜超在前期中出现了重大的伤病,他能克服病痛和我们一起努力得到这块金牌,是最让我感动的地方。”


杨胜超(右二)带着眼泪走上领奖台。杨昌鼎 摄

“拿了金牌我们就结婚”

——记全运会赛艇冠军队员李小雄

  8月28日,第十三届全运会赛艇男子轻量级四人单桨无舵手决赛举行,我省运动员李小雄、浙江选手王铁鑫、山东选手余成刚和赵景滨四人组成的赛艇以5分57秒13的成绩夺冠。在8月30日上午的男子四人单浆无舵手决赛中,这支由三省队员组成的队伍又以5分51秒98的成绩夺得银牌。


李小雄(右)夺冠后与浙江选手王铁合影 杨昌鼎 摄

  比赛当天,李小雄的妻儿和岳父岳母也到现场见证这一激动时刻。李小雄的妻子贾静也曾是贵州赛艇队的一员,现在担任赛艇女队教练。李小雄告诉记者,他的奖牌离不开妻子的理解、支持和鼓励。


  8月30日比赛结束后,李小雄说,十几年的坚持,又一个四年的备战。要感谢的人很多,而“在这些的背后更要感谢家人的支持和理解,没有你们也没有我现在的一切”。


  2006年,贾静从河南赛艇队交流到贵州训练,两人因为赛艇而相识。经过五年多的相识、相知,二人最终于2011年牵手相恋。李小雄说:“如果没有她的支持、鼓励和理解,我也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夺冠当天,儿子见到李小雄就哇哇大哭起来。张筱晟 摄

  下队之前,作为贵州赛艇队队员的贾静曾获得2006年全国赛艇锦标赛女子轻量级四人双桨银牌、2007年在慕尼黑世界赛艇锦标赛女子轻量级四人双桨比赛中获得铜牌、2009年第十一届全国运动会女子轻量级2000米四人双桨比赛中获得银牌。


  李小雄告诉记者,他的成绩一直不太理想,和贾静在一起之后,两个人同在赛艇队,人生目标更加明确了,平时的训练也更加系统,二人的感情在训练中逐步升温。用李小雄的话说,“赛艇训练和感情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


  2013年底,李小雄在教练的推荐下进入国家队训练,第二年参加全国赛艇锦标赛前,李小雄对贾静说:“拿了金牌我们就结婚。”李小雄如愿以偿,在比赛中获得一金一铜,二人随即步入婚姻殿堂。


  由于长期在外比赛训练,夫妻二人聚少离多。从妻子怀孕到儿子满月一年多的时间,李小雄忙于准备赛艇世锦赛和世界杯比赛,都不在贾静的身边,一直是家人在照顾她。等到李小雄结束比赛回家的时候,儿子已经满月了,有一种“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的意味。


  8月28日是李小雄夺金的日子,又正值中国传统的七夕佳节,她的妻儿和岳父岳母也来到现场见证这一幸福时刻。但谈起家人,李小雄内心就充满内疚,因为备战各种比赛,他陪伴家人的时间很少,每年只回遵义山盆老家一次。儿子两岁半了,但这两年只见过两次面。


李小雄和儿子在一起

未夺牌 亦无憾

贵州业余选手米久江的全运会之旅

  8月28日,天津蓟州国际度假村风和日丽,参加第十三届全国运动会的山地自行车选手们在4.3公里的赛道上轮圈追逐。而就在比赛前一天,米久江还在担心会因为下雨而不能顺利完赛。


第十三届全国运动会山地自行车比赛现场 杨昌鼎 摄

  经过7圈的追逐,贵州选手米久江以14分18秒之差落后于来自云南的冠军选手吕先景,止步于18名,未能登上全运会领奖台。但作为贵州省第一位获得参加全运会资格的业余自行车运动员,这次比赛对于25岁的侗族小伙米久江而言只是开始,而非结束。


  米久江告诉记者:“今天能够顺利完赛,没有被套圈(在环行赛事中被第一名选手追赶上称为套圈),我已经很满意了!”


贵州首位获得全运参赛资格的业余选手

  和米久江一起进入全运会山地自行车决赛的5位选手(其中1名为女性)在本次比赛中备受关注,因为他们是国家体育总局宣布实行跨界跨项选材以来首次以业余选手的身份参加全运会的运动员。其中米久江是贵州省第一位获得参加全运会资格的业余自行车运动员。


米久江在比赛中 甘勇坤 摄

  今年5月5日,在第十三届全国运动会即将来临之际,国家体育总局发布《关于第十三届全国运动会业余运动员参加山地自行车、高尔夫球、铁人三项专业比赛项目的通知》,山地自行车、铁人三项、高尔夫球三项比赛的业余运动员可以通过资格选拔赛参加今年的全运会。


  怀揣梦想的米久江抓住了这次参加全运会的机会,在5月20日开赛的“2017中国山地自行车公开赛(贵州龙里)”中获得第三名,并在6月15日开赛的“2017年全国山地自行车锦标赛(河北秦皇岛)”顺利完赛,没有被职业选手套圈,拿到了第十三届全运会山地自行车赛的“入场券”。


业余选手承载更多体育爱好者的梦想

  米久江等业余选手能够进入全运会决赛,得益于国家体育总局为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深度挖掘和发现人民群众中的高水平运动人才、拓宽业余运动员参与全运会比赛渠道而进行的跨界跨项选材实践。


  但和经过大量专业训练的职业选手相比,业余选手在体能和技巧上都有一定的差距。刚从赛场下来的米久江体力消耗到极限,累得几乎要吐出来,汗水湿透了身上的每一寸衣服。问及比赛完的第一感受,米久江说:“我今天的目标就是完赛,跑到第6圈的时候还没有被套圈,我就已经很高兴了。”


米久江在比赛中 甘勇坤 摄

  比赛前一天,米久江告诉记者:“这两天和职业选手一起试赛道,感觉自己和他们顶尖选手的差距还是挺大的。”因为怕在比赛中被套圈,米久江在出发的前两圈速度过快,导致最后两圈严重掉速。比赛结束后,率先完赛并获得第11名的广东业余选手郭鑫伟对米久江说:“贵州车手,你前面冲得太快啦!”但顶着被套圈的压力,米久江不得不一开始就拼尽全力。


  接受记者采访的米久江手臂和大腿上还留着前两天试赛道留下的伤疤,但他说,“运动有时候也是会上瘾的,戒不掉。”


为了准备比赛两个月没回家

  今年25岁的米久江毕业于遵义医学院体育专业,以前一直学习田径。大学期间,米久江借了一辆自行车和同学一起骑行遵义金鼎山,由于自行车的质量问题,他竟然还骑不过同班的女同学。回来后,米久江咬牙花了3000多块钱买了一辆自行车,那是自己3个月的生活费。2015年,米久江开始进入山地自行车领域,接受了一定程度的专业训练并在各种比赛中屡次获奖。


  为了迎接这次比赛,米久江7月初就到云南开始接受训练,一直没有回过家。在秦皇岛接受训练参加全国山地自行车锦标赛期间,米久江每天都要顶着接近40℃的高温训练,“那时候我差点就放弃了”!



米久江在比赛中 杨昌鼎 摄

  但对于一个业余自行车运动而言,与职业选手同台比赛始终是一件诱惑极大的事情。米久江告诉记者,“当初学习体育就是为了毕业后能够考个公务员或者做一个体育老师,根本没想过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但既然有了这个难得的机会,就要努力去拼一把。”


  问起未来的打算,米久江说和职业自行车选手相比,自己的年龄偏大,不占优势。目前在全国自行车公开赛中,米久江的积分排名全国第4,与前一名差距很小,所以他依然会坚持参加全国自行车公开赛和多彩贵州自行车联赛,争取让自己的积分排名更加靠前。


  但参加完全运会的米久江最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回家,“从7月初到云南训练至今,我已经两个月没回家了,我想回家好好陪陪父母,好好放松一下。”


       米久江是第一位以业余山地自行车运动员身份走向全运会这一全国竞技体育的最高舞台的贵州运动员,米久江的脱颖而出,必将带动贵州更多的自行车爱好者参与这项运动。米久江的脱颖而出,也反映了近年来贵州山地自行车运动蓬勃发展的势头。


  被称为“山地公园省”的贵州具有开展山地自行车运动得天独厚的条件,自山地民族特色体育旅游大省强省目标确定后,贵州坚持通过打造具有全国引领的多彩贵州自行车联赛自主IP赛事,达到宣传、普及、提高自行车运动的目的。


  此时,天津全运会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让我们一起来祝福贵州运动健儿,为贵州代表团加油!


文| 当代贵州全媒体记者 汪枭枭

编辑 | 肖知潞

编审 | 林茂申 彭奇伟





首页 - 当代先锋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