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桂明:中国最缺什么样的法官和律师?

摘要: 中国最缺什么样的法官和律师?

10-12 06:14 首页 桂客留言

中国最缺什么样的法官和律师?

——在第九届西部律师发展论坛的总结发言




2017年8月27日 贵阳


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各位亲爱的律师:

大家中午好!


各位可能听得出,我今天的问候声显然不如以往那么有力,原来是因为我身体今天早晨略有微恙。因为飞机延误而导致昨晚,不,应当是今天凌晨两点才落地贵阳机场,一路折腾,终于使身体出了点毛病。以致于原定于今天下午与本地跑友去观山湖公园的约跑,也不得不取消了。我抱病上台来发言,大家是不是需要鼓励我一下?(掌声)


尽管如此,我还是很高兴很兴奋。昨晚陈会琪律师代表会务组在机场接到我之后,我感觉又回到贵州了。许多人是来贵州,我自己感觉是回贵州。这里面原因诸多,因缘也很多,在这里就不说了。但是,我要强调的是,此次西部律师发展论坛的许多巧合。




第一个巧合,是第九届西部律师发展论坛开幕的日子,正是建国以来第一部有关律师的法规《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暂行条例》通过的日子。1980年8月26日,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了《律师暂行条例》。如果说1979年12月9日是标志着我国律师工作层面的恢复重建,那么,《律师暂行条例》的通过则意味着我国律师制度层面的恢复重建。这是一个多么有纪念意义的日子啊!


一个多月前,包洪臣会长给我打电话邀请我来参会时,我一听是8月26日开幕时,就知道好事坏事同时来了。说好事是因为可以借此次论坛纪念我国律师制度恢复重建37周年,说坏事是因为我原本要去参加哈尔滨马拉松比赛而被耽误了。大家要知道,现在参加马拉松比赛要弄到一个指标不容易啊!这次哈尔滨马拉松赛,我是报名了,也中签了,可惜最后不得不放弃了。但是,为了律师工作,为了我曾经参与策划的西部律师发展论坛,这个放弃也是值得的。


第二个巧合,西部律师发展论坛又回到了当年策划创办的出发地。10年前的2007年8月17日,我、时任贵州省司法厅季林副厅长、时任省律师协会王心海会长与当时参加西南六省七方律师协作与业务研讨会的代表们共同商定,发起设立西部律师发展论坛,确定每年一届,由西部各省(市、区)律师协会轮流承办。当时,重庆市律师协会代表主动要求承办首届西部律师发展论坛,大家也是一致同意。十年过去了,许多人和事都发生了重大变化。但西部律师发展论坛却回到了贵阳,回到了贵州,这就意味着新的起点要来了。作为当年受聘的西部律师发展论坛总顾问,我是不是又回来了呢?


第三个巧合,三天前,全国律协发布新闻将在今年年底重启已经停办了6年的中国律师论坛。这是一个太有意义的巧合了!西部律师发展论坛办了九届,回到了当初策划创办的地方。中国律师论坛办了九届,却悄无声息地停办了。现在,西部律师发展论坛回来了,中国律师论坛也要回来了。


因为这么多巧合,也因为会务组的安排,我现在对本次论坛做一个简单的总结发言吧。因为这个回来的缘分,也因为西部律师发展论坛的会徽像个“回”字,我打算用五个关键词,也就是五个“回”字来汇报我的总结。




第一,“回归”,一个正在回归的平台。西部律师发展论坛是一个区域性、开放性、专业性的律师业务、律师事务所管理、律师协会工作的交流平台。按照当年我为西部律师发展论坛起草的“贵阳宣言”,西部律师发展论坛是一个西部律师共同合作的载体,也是一个西部律师共谋发展的平台。通过这个平台,我们西部律师可以相互交流、相互交锋、相互交心,最后实现“团结协作,共谋发展”。因为,我们的原则是:让每一位律师管理者与律师从业者积极地参与,自由地交流,愉快地合作。我们的目标是:通过交流,达成合作;通过合作,不断发展;通过发展,实现共赢。于是,这个论坛就成了西部律师一年一度的行业盛会、一年一度的思想盛宴、一年一度的同行交流、一年一度的同道切磋、一个西部律师期待向往的节日、一个西部律师再上台阶的标志。目前,西部律师发展论坛已在重庆、西安、南宁、呼和浩特、昆明、乌鲁木齐、成都、兰州等地举办了8届。论坛自举办以来,在加强西部律师法律服务、拓展律师服务领域、弘扬律师文化、发挥律师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推进依法治国方略深入实施、服务西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可以说,这个论坛已经成为我国西部地区律师合作交流、谋划律师事业发展的重要平台。明年论坛将奔赴那个遥远的地方,但刚才马福祥会长说其实并不遥远的青海。今后,我们这个论坛还将去往西藏、宁夏、海南、山西等城市。


由此可见,这样的平台对律师来讲是多么重要,又是多么必要。正如当年我在发起策划创办中国律师论坛的定位一样,中国律师需要这样的地方,也就是我说的“四个地方”:这是一个先进经验交流的地方,这是一个优秀人才汇聚的地方,这是一个前沿思想碰撞的地方,这是一个法律文化展示的地方。


从中国律师论坛的即将回归到西部律师发展论坛的有序轮回,说明我们的律师渴望这样的平台,需要这样的平台,这就是我们律师的初心。总书记要求我们不忘初心,继续前进。我们中国律师确实需要不忘初心,在中国律师论坛、西部律师发展论坛这样的平台与载体引领下,继续前行,继续发展。




第二,“回望”,回望历届西部律师发展论坛的主题。从2008年11月在重庆召开的首届论坛确定的主题“科学发展·行业创新”到第二届论坛以来的主题变化,即2009年11月在西安举办的第二届论坛“合作拓展·务实创新”、2010年9月在南宁举办的第三届论坛“区域合作·和谐发展”、2011年8月在呼和浩特举办的第四届论坛“使命与发展”、2012年7月在昆明举办的第五届论坛“践行使命·服务发展”、2014年9月在乌鲁木齐举办的第六届论坛“新西部·新丝路·新未来”、2015年10月在成都举办的第七届论坛“法治常态·西部新态”、2016年9月在兰州举办的第八届论坛“面向一带一路的律师法律服务”,到第九届论坛的“法治精神·律师使命·助推西部跨越发展”,都包含了“发展”这个熟悉而亲切的字眼。


由此可见,发展是我们永恒的主题,是我们不变的命题,是我们坚守的课题。这也表明,我们西部律师发展论坛的生命力和影响力,一直在不断增强、不断扩大。从去年开始,在西部律师发展论坛,我还看到了北京上海的律师朋友,也看到了东北和南方的律师同行。许多律师认为,在没有中国律师论坛的时光,还好有了西部律师发展论坛,还好有了“发展”这个伟大的时代主题引领我们继续前行。




第三,“回顾”,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本次论坛的亮点。毫无疑问,本次论坛的亮点很多,多得有点目不暇接。


记得去年我在第八届论坛进行总结时,我首先列数了甘肃的几张名片,那就是一个洞(莫高窟)、一条河(黄河)、一碗面(兰州拉面)、一本书(《读者》)、一批人(从政治家到演艺明星)。今天,我要数数贵州的特殊名片,那就是一瓶酒(国酒茅台)、一棵树(过去说的是黄果树,现在说的是像刚才马宁宇副秘书长说的大数据带来的智慧树)、一个寨(西江苗寨)、一座楼(遵义会议会址)、一条江(乌江)。我们刚刚得知,从9月1日开始,贵州省从上到下将来所有的公务宴请,一律不能喝酒,自己带酒也不行。看来,贵州茅台将源源不断地销往省外。贵州官员没酒喝了,其他地方有福了!好了,不说茅台的笑话了。我要说的是,本次西部论坛出现的主要亮点。


在本次论坛上,以下几个亮点给我们流下了深刻而美好的印象:


一是一部丰富实用的论文集。在这部包含了191篇获奖论文的大部头里,既有关于诉讼与非诉讼方面的佳作,也有关于律师管理与业务方面的力作,还有关于社会责任与发展创新方面的大作,又有关于一带一路与青年律师方面的新作,更有关于青山绿水与生态文明方面的精作。所以,我们既能读到富有传统特色的刑民交叉、股权转让担保之类的业务论文,也能读到含有现代色彩的P2P网贷平台与PPP模式之类的研究论文,又能读到纯粹业务研讨的环境公益诉讼论文,还能读到属于管理探索的善用专职管理人论文。在这里,有最受人关注的跨界发展现象,有最让人关心的青年律师发展问题,有关于人工智能的挑战,有关于生态文明的追求,尤其是有关于大数据和互联网对青年律师的影响和意义。所有这些获奖论文,可以说是各显其能、各显风采。就像昨天的六个分论坛,各有各的吸引力,各有各的学术性。




二是一个各具特色的议程设计。可以说,贵州省律师协会作为承办方,在此次论坛的议程设计尤其是分论坛设计和会务资料的设计上,既有特色,更有亮点。此次论坛,采取主论坛和分论坛分别进行的形式展开。在主论坛的开幕式和闭幕式,均有重量级嘉宾演讲。六个分论坛分别为民商事法律业务分论坛、刑事法律业务分论坛、行政法律业务分论坛、律师事务所管理和律师社会责任分论坛、青年律师发展分论坛、生态文明法律服务分论坛,涵盖了从民商事到刑事、从保护产权到规范公权、从律师管理到律师业务、从社会责任到生态文明等多个方面的课题。尤其更具创意的是,每一个分论坛的开场致辞与总结致辞。每个分论坛的主旨演讲与论文演讲,都充分照顾了各个方面的专家,全面展现了各路获奖者的风采,深入发掘了各地优秀人才的未来之星。需要说明的是,刑事辩护中的有效辩护。应当说,这是一个小题目,但又必须小题大做。其中,既有技术问题,更有艺术问题。同时,这又是一个大题目。因为我们每一位律师都知道,我们刑事辩护的最终目标,不就是为了实现刑事辩护的有效目标吗?另外,在六大分论坛之外,本次论坛还举办了参会15个省(市区)省级司法行政机关和省级律师协会参会代表参加的“律师行业管理经验交流”座谈会。当然,最具创新意义的是,开幕式与闭幕式,一律不设主席台。不管是领导还是嘉宾,不论是厅长还是会长,一律台下就坐。应当说,这才是律师行业的论坛,这才是与时俱进的论坛,这才是与国际惯例接轨的论坛。




三是一种显示律师跨界才华的形象宣传。我将此次论坛的筹备新闻转发在我的微信朋友圈之后,有不少西部以外的律师托我跟组委会协调报名事宜。包会长跟我说,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会场里450个座位已经满满当当了。所以,所有的会务人员都是律师自己来担任。陈会琪律师今天凌晨在机场接我时告诉我,所有此次论坛的宣传资料设计、视频影像制作乃至所有礼仪小姐与志愿者,都是由贵州律师自己组织、自行完成的。由此可见,在律师行业,既有各种各样的人才,也有各色各样的精英。前几天,有记者采访我时问我,你认为律师最需要的是什么?我的回答说,最需要的是尊重和理解。然后又问我,你希望司法行政部门领导如何对待律师?我的回答说,希望我们现在司法行政部门的领导不要像原来的领导那样,将律师当成外人,将律师当成小人,将律师当成坏人,甚至将律师当成敌人。应该将律师当成自己人,当成自家人。




四是一种语重心长的法律人建言。从开幕式主论坛到闭幕式主论坛的嘉宾演讲,都很有意义。从开幕式主论坛上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孙潮、贵州大学张新民教授分别发表《司法改革中律师的作用》和《王阳明心学思想的形成与发展—以龙场悟道为中心》的演讲,到闭幕式主论坛上贵州省政协副主席李汉宇关于《第三只眼睛看律师》与贵州省政府副秘书长、贵州省大数据发展管理局局长马宁宇关于《国家大数据(贵州)综合试验区实践与探索》的演讲,都情真意切,都有真知灼见。李汉宇主席曾经是一位执业律师,也曾经是一名法官,他刚才在演讲中对律师给予的建言与希望,可谓语重心长。更加意味深长的是孙潮院长的演讲,昨天在各种公众平台上发布之后立即赢得了律师界刷屏式的点赞。在这里,我不妨重复一下孙潮大法官的精彩表述。请大家仔细听一下,稍后我要照葫芦画瓢,也要给各位律师贡献类似的一段话。孙潮院长说:“中国不缺法官,缺的是向法律负责,向事实负责,向天下负责的法官!没有律师参与的司法体制改革是不健全的,没有律师参与的庭审只能是形式化,作为律师在刑事领域必须誓死捍卫人权、在民事领域敢于保护产权、在行政领域勇于制约公权!”。


孙潮院长这一番语重心长的话语,代表了同为法律人的法官对律师的建言与期待。现在,作为一位媒体人,也作为曾经在律师界工作多年的打工者,现在作为一位律师界志愿者,我也要向律师表达我的祝愿与希望。现在中国已经拥有了32万律师,所以,我认为,中国不缺律师,缺的是既懂服务之道更懂治国之道的律师,缺的是既有高超技巧更有高尚美德的律师,缺的是既能担当职业责任和专业责任更能担当社会责任的律师。为此,我希望我们的律师,不要让技巧胜过美德,不要让利益超过正义,不要让目标越过责任和使命。


我讲到这里,我们难道不应该为自己作为中国律师的责任和使命而鼓掌加油吗?(掌声)




第四,“回答”,此次论坛回答了管理和业务上的许多难题。按照我们现在的定位,西部律师发展论坛是一个区域性、开放性、专业性的律师业务、律师事务所管理、律师协会工作的交流平台。所以,每一次论坛的成功举办,对中国律师制度的改革,对西部地区法律服务领域的创新,对西部律师法律服务水平的提升,都是一个促进和推进。本次论坛也是如此,我们共同回顾了西部律师行业发展取得的成绩,也共同探讨了西部律师行业发展的大计,还共同展望西部律师行业未来美好的前景。尤其是通过此次论坛,我们共同回答了许多律师业发展中面临的现实难题。


这些难题,既有律师管理方面的,也有律师业务方面的。通过本次论坛的论文写作与各个分论坛的交流,我们主要回答了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规模化建设中的大所与小所。前年8月26日,大家注意,也是8月26日,上海高朋律师事务所的陈文伟律师撰写的《十年后律师业不需要“大所”》在我个人的微信公众号“桂客留言”发表后,立即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毫无疑问,大所当然也是我国律师业发展的标志。但是,在互联网时代是否还需要大所、是否还有大所,的确是一个需要全行业共同思考的问题。在西部地区,当然也有大所,但更多的可能是中小所。从此次论坛的论文中,我们看到了专职管理人如何助推大所转型升级的探索实践,也看到了西部中小型律师规范建设的思考成果。


二是专业化建设中的新业务与老业务。传统业务如何维护与提升,新业务如何开拓与培训,都是我们本次论坛探索回答的问题。从本次论坛的获奖论文看,诸如“一带一路”、虚拟现货交易平台、大数据、互联网之类等新业务的探讨交流,显然占了绝大部分。这是一个好现象。


三是品牌化建设中的有和无。熊选国同志担任司法部主管法律服务的副部长之后,说了三句话“保障权利,守住底线,打造品牌”。第三句话强调的就是,我们要打造行业品牌、专业品牌、团队品牌、个人品牌。有没有这个品牌意识,决定了我们应该做一个什么样的律师乃至律师事务所。


四是规范化建设中的严和松。刚才说到的守住底线,其实规范建设,也包括职业伦理建设。所谓严和松,其实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因为你遵守了规范,一切就变得轻松自在。如果你处处想越轨,自然感觉到处是麻烦。做律师与做人其实是一个道理,没有什么区别。


五是信息化建设中的快和慢。我们律师业的信息化建设,显然不如法院系统与检察系统。最近,上海市法院系统就为律师们提供了一个很有导向意义的信息化平台。如果全国都能解决诸如律师会见这样的难题,那就说明信息化真正来到了我们身边。


六是行业化建设中的内和外。最近,律师界似乎变得有些撕裂。不是张三把李四送进了监狱,就是李四要起诉王二麻子诽谤。律师行业现在为什么会怎样呢?律师业已经没有一种相互认同的行业文化了吗?


七是职业化建设中的先与后。这里主要是说的老律师退休与青年律师成长的问题。我看到获奖论文中很多文章都在探讨青年律师如何成长和发挥作用的问题,说明现在大家都在重视这个问题。但是,却没有一篇论文研究老律师的退休问题。浙江有一家大所在这方面做得很好,他们已经解决这个难题。看来,我们需要共同探讨回答这个现实难题。


八是产业化建设中的强与弱。
产业化建设已经喊了很多年,但离我们西部律师好像还很远。我们律师业需要发展壮大,就必须认真研究回答这个问题。


九是公益化建设中的公与私。律师作为一个行业,如何履行专业责任、如何担当社会责任,完善社会形象,就看我们如何来共同探索研究回答如何体现律师行业公益化的问题。




第五个关键词,“回首”,我们律师如何回首自己的人生。正如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长王俊峰在开幕式上所说,“这既是西部律师届的盛会,也是中国律师届的盛会!”对此,我也是深有同感。因为时间关系,我就不再多说了。


最后,我想用本次获奖论文中一篇文章的结束语来为我今天的总结发言划上一个句号。这篇文章作者是来自贵州中创联律师事务所的李东澍律师,他在论文中发出了“法律人为何,法律人何为”的感慨,最后引用莎士比亚戏剧《皆大欢喜》主人公台词作为结尾。现在我就朗读一下这段意蕴深刻的表达吧。


“全世界是个舞台,所有的男男女女不过是一些演员,他们都有下场的时候,也都有上场的时候,一个人的一生中扮演着好几个角色。”作为律师,同样也是如此。当我们回首律师人生之时,我们可以欣慰地告诉自己,我们已经尽职尽责地扮演好了自己的职业角色、专业角色、行业角色,同时也扮演好了自己的社会角色。为此,从现在开始,我们一定要不断地保持自己的本色,做出自己的特色,努力让自己永远更加出色。 


祝每一位西部律师永远出色,祝每一位中国律师更加出色!


  


注:上述图片部分来自于陈会琪律师,尤其是有关美女的图片。

不过,有一个问题需要了解一下:最后一张图片的美女究竟是在拍谁呢?


声明:本文来源于刘桂明的新浪博客,微信平台为“桂客留言”首发。如需转载,请后台回复关键词“授权”,添加小编(LsongtaoV)申请授权。





首页 - 桂客留言 的更多文章: